首页 >>

为什么观众会为观察类综艺买单?

文 | 龙承菲 苏行

编辑 | 何润萱

“有1吗?哇哦!”

语出惊人的张歆艺,又一次为《做家务的男人》带来了关注。

这档观察类综艺似乎每周都会以不同的方式受到热议:上期节目中张歆艺与袁弘在家中吃饭的片段中,信手拈来的网络梗引起了网友关于“明星与我们在同一片海域冲浪”的感叹;魏大勋在节目中的只言片语,被当作和杨幂绯闻的后续讨论;节目尚未收官,尤长靖已经取关了在节目中作为合租室友的汪苏泷……

无论是讨论还是争议,似乎都给节目带来了不错的热度:云合数据显示,《做家务的男人》在同期综艺中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三,而TOP2分别是老牌节目《中国好声音2019》和因黄晓明又揽获关注度的《中餐厅第三季》。在同期网播综艺中,《做家务的男人》则位列市场占有率第一,云合数据显示的正片有效播放量也呈持续走高态势。

《做家务的男人》的出众表现与同期的几档综艺的“哑火”不无关系。今年《中国好声音》市场占有率仍在第一名,但热度早已和风头最盛的几届不能相提并论,正片有效播放量也持续走低,云合数据显示的首期有效播放量超过1.2亿,但最近一期有效播放量甚至不足首期的零头;另一档较受好评的《脱口秀大会》中虽然卡姆、建国、思文等演员也有出圈表现,但脱口秀在中国仍然是一门小众的表演形式,观看有一定门槛。

2019年《中国好声音》正片有效播放量统计

除了《做家务的男人》以外,毒眸发现,从去年以来,多档观察类综艺都有较好表现,芒果TV的“我家”系列、《心动的信号》等节目均在网上引起了较多讨论,而近期《心动的信号2》则接连贡献热搜。

这让毒眸产生了疑惑,为什么现在的观众会为观察类综艺买单?观察类综艺的进一步进阶,会成为综艺小年里的一匹黑马吗?

观察类综艺的视角切换:从“女性”到“男性”

从《做家务的男人》播出伊始,“朱丹谈与周一围冷战”“朱丹回应被指卑微”就升至当日微博热搜第一,周一围与朱丹也再度成为了网友讨论中的“主角”。

朱丹在观察室向其他观察员分享她和周一围在冷战时对方的解决方式,周一围会等朱丹冷静之后跟她说,“我现在是在给你台阶,如果你不走下来的话,待会儿这个台阶就没有了”,朱丹认为这一招非常管用,她会马上消气“乖乖”从台阶上下来。李诞、傅首尔都认为朱丹在婚姻中显得“卑微”,在朱丹讲述完周一围的“台阶理论”后,傅首尔和李诞紧接着反驳她:“你应该说我就不下去,我希望你站上来”。

“台阶理论“

不少观众则认为周一围自视甚高,并不尊重妻子,因此纷纷在网络上讨伐他。朱丹在微博为周一围辩驳,评论里的网友却表示“姐,长点心吧”。

当然,明星的情感话题总是争议与热度的中心。但是这次被提到“台前”的并不只是朱丹话语中展现的周一围,还有节目中作为观察对象的男性们:魏大勋爸爸在厨房洗菜池里洗拖把;魏大勋在老家做家务时,事事都要指挥两个弟弟,观察员们评论魏大勋“干活全靠嘴输出”;袁弘误将芥末倒进蘸水;汪苏泷和尤长靖手忙脚乱,下雨了都忘记收晾在楼顶的被子……

这或许间接反映了这档节目视角的切换——它让被观察的、观众给予压力和话题的主角,更着重于居家生活中,隐藏在女性背后的男性。

以往节目大多将焦点聚集在女性身上。《妻子的浪漫旅行》《我家那闺女》《女儿们的恋爱》等观察类综艺,从标题就可以看出,这些节目中被观察的主体是女性,而节目中展现的,也多是围绕不同年龄段女性的恋爱故事和婚姻生活。而国内同类观察综艺浪潮的“源头”,即去年播出期间网播量达14亿、仅次于《中餐厅第二季》的《我家那小子》,第一季中也有袁姗姗被拉去和钱枫“相亲”的片段,第二季中最出圈的话题也是于小彤、陈小纭的撒狗粮日常和情感摩擦。

做出观察女性嘉宾们在恋爱、婚姻中的状态和一些家人朋友花式催婚的节目,虽然表现了当今社会部分女性的焦虑,但难免有将女性价值推向单一之嫌。

《做家务的男人》将问题抛给了男性,把他们和“做家务”这件事联系在一起。和韩版一样,《做家务的男人》选取了三个不同的对照组:和父母共同居住的魏大勋代表了大多数儿女未婚家庭的生活方式;袁弘、张歆艺属于刚结婚生子的新生家庭;汪苏泷和尤长靖的“拼居”,则代表了多数在一、二线城市独自打拼的年轻人的生活状态。相较目前市面上其它观察类综艺节目,这档节目更注重家常细节,通过家务串起几个家庭乃至家族的故事。

节目导演冯军曾在采访时谈到,《做家务的男人》原本也准备以夫妻情感为主要表现对象,最后还是基于市场选择了更多元的方向:越来越多情感观察类节目上线,《做家务的男人》需要选择更具差异化的打法,不再局限于夫妻关系。

当然,节目对于“做家务的男人”本身的呈现,似乎也存在争议。节目中最初以“好男人”形象出现的袁弘,被网友发现在一些家务上也存在生疏的情况,袁弘也承认自己近几年忙于拍戏,张歆艺也坦言“他有想做好的心就够了”。如此看来,平时家中的家务分配情况,并不像节目中展现的那样由袁弘“大包大揽”。

并且,上期《做家务的男人》播出后,魏大勋粉丝认为节目组“恶意剪辑”,将魏大勋说的“但得有时间啊”在字幕中改为“她得有时间啊”,是利用艺人绯闻进行的炒作。同时,粉丝还认为节目组将魏大勋做家务的片段全部安置在需要VIP会员观看的特辑中,正片中仅留下了他不做家务、使唤弟弟的场面,有故意引导之嫌,造成了弹幕对魏大勋进行批评和谩骂。魏大勋粉丝要求《做家务的男人》节目组道歉,而节目官博至今还没有回应。

居家综艺,是突破观察类综艺瓶颈的“钥匙”吗?

风头正俏的《做家务的男人》只是“观察类综艺”浪潮之下的一员。灯塔数据显示,近期网播综艺热度最高的十档综艺中有四档为观察类节目;云合数据也显示,《妻子的浪漫旅行第二季》超越两档偶像选秀,蝉联今年3、4月网络综艺霸屏榜冠军,这类节目的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毒眸注意到,近两年国内的综艺市场上诞生了大批观察类综艺。而这些综艺的诞生,与中国的综艺“舶来”文化不无关系。

最早的观察类综艺起源于日本。2008年,日本电视台推出的综艺《改变人生的一分钟深刻佳话》,让明星对素人的生活进行观察和讨论,成为日本的常青节目。不过,首先将明星生活列为观察对象的还是韩国——2013年,韩国MBC电视台1月的试播节目《男人的独居时代》升级为固定的播出节目,更名为《我独自生活》,首播即获得7.3%的高收视率,播出后几度拿下同时段收视一位。

日韩市场同类综艺的成功,吸引了国内的综艺制作者们,将其成功引入国内。经历了2017年《向往的生活》《亲爱的客栈》等慢综艺的铺垫,去年《我家那小子》走之后,国内的观察类综艺开始渐渐成型,最终汇聚成各大卫视和平台都在入局的一股浪潮。

事实上,从2017年的《中国有嘻哈》爆红开始,国内步入“超级网综”时代,大投入、大制作的综艺几乎已经成为各大卫视与网络平台在“爆款节目”上押宝的首选。但是,投入越高、招商越多,对于综艺播出效果的要求也越高,给平台方与综艺制作方带来的压力同样也水涨船高。

《中国有嘻哈》为豆瓣2017最受关注大陆网络综艺

此前,娱乐资本论曾报道,看似风光无限的超级网综们实际收入可能只有通稿中提到的二分之一或二分之一,《这!就是街舞》监制宋秉华也曾在采访中谈到,中国超级网综的收益链条尚未成型,C端、衍生端的收入模式也仍在探索阶段。

而与大投入、被寄予大期待的超级综艺不同,观察类综艺相对投入较小,容易立项上马。例如最近两年以“我家”系列为代表、生产观察类综艺最多的芒果TV,而这家视频平台也是公认在自制内容上投入最少的一家。

芒果超媒董秘吴俊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芒果TV之所以能实现盈利,一方面是保证了收入稳健增长,另一方面正是因为对成本的严格把控。芒果超媒自去年启动的20亿配套融资已经完成,其中75%计划用于内容库扩充,也就是15亿左右。相比之下,爱奇艺和腾讯2019上半年的内容采购成本则分别达到了103亿和338.09亿。

同时,毒眸在往期文章《黄晓明被“黑”,到底冤不冤?》中也提到,人们观看真人秀,是一种情感消费,对其的剧情讨论成为对平时生活中所遭遇的问题的情感突破口,对节目中明星的所在所为的关注,也是在满足对明星私人生活和情绪的“窥私欲”。

这种大众心理让居家综艺成为观察类综艺里一匹黑马:与情感类、经营类、旅行类的观察综艺不同,居家类综艺的观察重点是“日常生活”,一来更容易袒露明星的真实人格,二来也也更为贴近大众兴趣点——在上述观察类综艺登上热搜的话题中,“钱枫减肥”“向佐郭碧婷蜜月吵架”等,都是明星相关的生活化话题,也说明了大众感兴趣的落点。

毒眸留意到,除此以外,国内现存的社会环境也是居家类综艺广受讨论的原因之一。

根据58同城、安居客和每日经济新闻旗下镁刻地产在今年3月发布的《租房消费行为调查报告》,租房人群年龄多集中于35岁以下,未来租房人群占比还将上升。而其中,只有7.6%选择与亲戚同住,即剩下的租房人群中,无论与伴侣、朋友合租还是独居,都要面临居家生活。同时,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具惠善安宰贤离婚事件中,在具惠善的声明中“家务100%由具惠善承担”的内容引发了网友讨论——在婚姻生活中,居家生活所面临的柴米油盐也成为不少情侣吵架、夫妻离婚的导火索。

家务100%由具惠善承担

《做家务的男人》开启了国内观察类综艺的进一步细分,向情感观察以外的领域迈出了一步,但是目前的居家类综艺仍有不少缺憾。

比如毒眸在上文中提到的催婚话题,《做家务的男人》仍不能“免俗”。朱丹在每期开头提出的讨论话题仍是以婚恋为主,如“当代女人的四大不幸”“结婚应该要找爱你的人还是你爱的人等等”,在探讨完相关话题之后,也会“催促”现场单身的尤长靖,这似乎依然没有走出“婚恋综艺”的怪圈。其实,汪苏泷尤长靖组合的“合租生活”同样也是都市青年的重要生活形态之一,家庭生活并不仅仅包括婚恋关系,合租室友之间的家庭生活同样值得讨论。

早在情感观察类综艺盛行的风潮开始时,就有网友表示对于频繁催婚的综艺越来越失去兴趣。文化评论人何天平在接受中国青年网的采访时就提到:“观察类节目从兴起到蓬勃发展,显然需要在内涵和外延上做双向拓展,不能仅停留在某一种情感关系的‘观察’之中。”

所谓的“家庭生活”,也可以有更多的形态。

文章来源:2019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标签:2019年开奖结果记录,管家婆彩图四不像肖图,2019年马会免费资料,白小姐救世灵码报,3438鉄算盘资料王中王